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九寨沟艳遇】
【九寨沟艳遇】
九寨沟艳遇



字数:22242

  06年9月,公司组织去九寨玩,蛮腐败的,住在九寨天堂。第1天从原始森林一路玩下来,不表。第2天早上去长海,我因为以前自己去玩过,所以游兴一般,主要陪着同事,帮他们拍拍照片。去过长海的TF知道,那里是个观景台,人多的要死,拍照要抢位子的。

  那么几个同事排队准备凭栏微笑去了,我这边也打开相机,先调好光圈快门,为了节约时间,我会对着要拍的位置上的陌生人测光,这次桃花运来了,一个姿色不错的女人落入了我的镜头。

  帮同事拍好后,我自己回看照片,女人不错,大概27、8的样子,10分的话7。5分应该是有的,但风情要给10分满分的,因为就是在镜头中那么一闪而过,我的心就仿佛被偷走了。不过我的心比较容易被偷走看她衣着,我想一定不是上海游客,上海老、中、小S都比较会打扮,赞一下我们上海女人我开始在人群中找她,可惜怎么也找不到了,想搭讪失去了机会,有点懊恼,也有点庆幸。

  我以前是很擅长搭讪陌生女人的,老婆也是自己搭讪来的,正因为如此,老婆把我看的很紧,包括钱和时间,我也乐意有人管束我,好结束浪子的生涯。结婚后,搭女人就成了我的负担,本性喜欢拈花惹草,但是搭上以后,又要想办法存小金库,又要编借口请假出来,最后也就是个活塞运动,没什么大意思。不过,这个女人让我很想重出江湖。

  如果后来再没碰到,那也没故事讲了,我们在诺日朗又碰到了,——地名中有个日字,难道是个天意这里用Y来代表她。

  Y和几个恐龙一起,老恐龙小恐龙,她被衬托的更加出众,想好了台词我就上了,「你好!」她很惊诧地看着我,恐龙们也很惊诧,我继续,心里略有点紧张,——前面说我擅长搭讪,不过每次还是会紧张的,「你看,我刚才测光的时候碰巧把你拍进去了,不过拍的挺好的,就没舍得删掉。」她看了看我的相机,脸有点红,说:「是挺好的。」恐龙们也围上来看。

  「你给我个邮件地址吧,我回头发给你。」

  我的摄影技术在山上拿不出手的,不过肯定比几个娘们强多了,我早就料到,Y是不会舍得让我当场删掉的,这会是她此行最漂亮的一张照片。

  Y很爽快,她说好啊,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我把地址发短信给你,——我靠,好容易啊!

  我报手机号,她记,边上的恐龙们笑的很暧昧,看来也很懂记完,没话找话说,我问她们从哪来的,她们说是绍兴,正好我的一个SB同事叫我,我只好离开,心想绍兴不远,又有了手机号码,以后有大把机会,却忘记叫Y拨一下我的号码,这一点后来让我很懊恼。

  按过去经验,女人主动问你要电话,那么很快就会和你联系,所以我当时没要她的电话,也没叫她拨我一个,用山上的话说,有点IB,——在恐龙们嫉妒、兴奋、YY的目光中,我潇洒地转身离开,放长线才能钓大鱼,急吼吼把人家电话要来,待会打还是不打,不打卵痒心也痒,打过去说什么?所以我一般扔下个电话号码就走,一切尽在掌握!

  意外来了,Y就是没给我打电话。

  我晚上独守着九寨天堂的大床房,没有电话,噶好的错B环境浪费,有点恨自己的IB行为,不过想想不要紧,明天回成都,正好有个会要开,会比同事多住2天,Y肯定也要回成都的吧,还来得及,吃吃火锅,泡泡茶馆,逛下春西路,——春熙路上美女大把,Y你也别矜持了,美女在成都不值钱,晚上就从了我吧,哈哈。

  不幸的是,在成都的几天也没接到Y的电话,我想是她记错电话了?是仍然矜持着?是根本忘记了我?猜过所有的可能,孤独地在异乡郁闷,成都住的是喜来登,跟女人IB也不错呀,又浪费了!

  回到上海,也没有电话。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我彻底忘记了这件事。忘记的时候,电话却来了。

  电话里是个怯怯的声音,向我问好,问我记得她吗,九寨沟的那个女人,照片还在吗,她想看,女声很好听,普通话带着绍兴口音,小地方女人的那种羞涩,我是硬着和她说完第一个电话的,——女人开始和你交往了,后面的事情八九不离十了。

  昨天说到Y的电话来了,怯怯的声音惹人生怜,我故意将手机话筒贴近嘴巴,语速放慢一点,——我的嗓音比较低沉,有磁性,很多女人赞过的,仿佛女人对男人的声音比较在意,或许耳边一句轻回的低语,是开闸放水的密钥所在,——Y除了要那张照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也没有结束电话的意思,大概心头正在撞鹿吧,我蛮喜欢这样的感觉,泡妞最愉快的阶段,也就在窗户纸将破未破之际了。

  于是留了邮箱,想起来那张照片还在相机里,导进电脑,调整一下对比度和色彩,边调边想:她为什么过了这么久再联系我呢?断不至于是忘记,那么就是在犹豫,如果是犹豫,那么她一定猜到我有企图,挣扎过后,还是决定开始一些感情的冒险,如此瞻前顾后,大概已为人妻了……——我喜欢猜一猜女人的心思,女人心,海底针,猜中了会很有趣,也使下一步的行动更加精准有效。

  Y是绍兴市府的一名公务员,上班不能上网(后来可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我们一开始通过邮件交流。频繁的邮件来往,也渐渐了解了她的一些情况:她的家庭条件比较优渥,父亲是当地要害部门的正印局长,两个姐姐姐夫也是当地有点头脸的人物,(从这一点,我开始怀疑她的实际年龄应该不止27、8岁,但至始至终没有问过她的年龄,她也没主动说过,所以我更加怀疑她其实蛮熟了,哈哈。)她上下班有马6代步,老公(果然)也是公务员。

  不要去人肉啊,大致是这个情况,但细节我改动过了后来么,老套路,她给我发得意的照片,我极尽溢美之辞,让她很受用,不断的给我发照片,我都看的烦了,看来看去都是穿衣服的,我就这点追求啊不过有一张还是很不错的,穿着白色的背心热裤,光着脚丫盘坐在一张长椅上吃苹果,骨肉匀停,巧笑倩兮,最流鼻血的是可爱的脚指头,白里透红,象嫩姜,或者象太湖红菱,又生的盈盈一握,用它来搓弄我的弟弟,或者捉在手里把玩,然后再轻举上肩,那是何等旖旎的风光啊!

  Y把电话全留给我了,两个手机,办公室电话;她办公室3个人,我开始偶尔往她办公室打电话,一来发挥我的磁性嗓音,二来慢慢地用话语挑逗,办公室里说这样的电话有一妙处,因为有顾忌,她只能含混其词,语焉不详,我说到浓处,她只能应不能回,好比盖着盖子煮汤,也好比做的时候捂住嘴不让叫,别有一功我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Y5点就可以下班,慢慢的,她总要蹭到6点才走,就是为了等有机会和我单独通电话,爽了就要叫,女人的控制力有时候蛮差的。那么天天要等我电话,应该是鱼儿在要钩了吧?

  不过电话的内容顶多也就是想要抱抱你啦,忍不住想亲你啦,也直接夸过她的脚长的好看,我是由衷地喜欢女人有一双好看的脚的。

  越来越熟络了,她给我发了比基尼照片,居然很凶以前没看出来,——我这方面目力蛮厉害的,在九寨沟时没觉得,那张背心照片也没觉得,难道特意为我去隆凶了?发挥你们无敌的想象力吧,答案后面会给出的。

  除了胸前的亮点,身材也没话说,细腰丰臀,我的办公室有独立卫生间,当下自己去了下火,在自己脑中导演了我和她主演的一部片子我觉得Y是入巷了,决定更进一步,有次电话里,也是以一些初级情话开始,我脑子全是她的大咪咪,她的小嫩脚,说是在挑逗她,我自己早就硬帮帮,说到情深意切时,我说,好想进入你,好想好好地爱你,一般来说,骚一点的女人会马上配合你,可以完成一次电话ML;矜持一点的女人呢,会很害羞,说你是坏蛋,没想到她的反应是她的反应很强烈,很西数,她勃然变色,说: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我有点没回过神,这种情况没经历过呀,笔记尼给我看了,爱你爱我的说过了,电话里亲过抱过了,每天不等到我电话不下班回家的,那么我现在要进入她,不是老正常的嘛?弟兄们说说看,正常伐?

  回过神来我哈光火,更光火的是,Y隔手来条短信说,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错B,碰到赤老了,又不是青纯少女了,装B不是这样装的,玩弄我的感情是伐,我本想打电话去嘲伊两句,想想算了,男人嘛,大方点,本来就是想上人家,上不到也没必要失态。

  照片、邮件、短信、电话全删掉,留着是祸害,羊肉没吃到到时候惹身骚,删掉结束,以后不碰西数女人,路子怪来西。

  两个星期后,我正在下班路上,Y打了我的电话,问了句你最近好吗,我说还好,——语气即不兴奋也不冷淡,应该听不出我仍有一丝介怀,她说:我好想见到你,我知道精彩的开始了。

  接下来两个礼拜,她或暗示或明说,想和我见面,我总是推脱,我要再添上两把柴,把Y这锅水烧得滚滚烫;再说,我那阵工作的确忙,不可能翘班,周末跟家里请假呢,又要提早点铺垫起来,不好有破绽,——偷吃味道是不错,累是很累的,尤其是有个绝顶聪明的老婆。

  估摸着水也烧开了,烧干掉就不好玩了,约见面吧不敢约到上海来,虽然茫茫人海,但有时候会碰赤老的;约绍兴更不行,小地方转也转不开,何况她家人脉挺广。取个中点,杭州。

  我订了刘庄的湖景房,以前公款住过几次,环境是没话讲了,碰到过李朋鸟同志的,关键是06年12月,我在股票上开始赚到不少钱,手头很活络,如果是今天,有女F要和我ONS的话,事先声明,只能去168,不要怪我,怪这个国家吧!12月的一个星期五,下了班,我到南站坐上了最快到杭州的一班火车,没开车是怕暴露车牌,第一次见面,小心不是错;她也没开车去,大概人同此心吧,理解理解。

  她比我早到一个小时,在东站等我,不断的发信息问我到哪了,我很想调侃她是不是已经太湿了,想去酒店换内裤啊,不过不敢造次,她的西数脾气我领教过,虽然这样的约会摆明了是场肉搏战,但还是不要太直接,说不定人家喜欢婉约派,为了弟弟的幸福,我不能操之过急呀说实话,在火车上我一点也不着急,长夜漫漫,状态不可出的太早看了两份报纸,和一个回杭州的小姑娘聊聊天,火车就到站了。

  出站,寻觅,伊人正在灯火阑珊处,她肯定先看到了我,在一盏昏黄的路灯下向我微微笑着。九寨沟一别,网络和电话让我们成了准情人,然而等到相见时,既陌生又熟悉,感觉好奇妙,拙笔难以名状,我也抱以灿烂的笑容,向她走过去,——眼中的她,比照片上更加妩媚,新烫了刘海,扎起了马尾,大大的含羞的眼睛,俏皮的嘴巴,江南女人的秀气体现充分;紫色紧身的高领羊毛衫,套着件黑丝绒的中式马甲,下身着黑色牛仔裤,蹬着一双长统高跟皮靴,煞是英武明媚。

  走过去,霸道地抄住她的腰,好象我们早就是对鸳侣,——腰肢很细很柔软,我举枪表示致意,我柔声问道:「先去酒店办入住好么?」,她轻轻地恩了一声,把头埋在我的胸脯上,才估计到,她大概1米63左右的个子,但是修长的双腿,另她看来更高一些。

  汽车载着双野鸳鸯,穿过杭州的闹市区,一片灯红酒绿,行人如鲫,偶尔路过酒店或民宅,内里有多少我们这样香艳的故事正在开始,正在落幕,多么辉煌或者平淡的人生,都逃不过一个情字,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车子从南山路到杨公堤(大概如此),忽地拐进一条小路,西湖国宾馆的石碑,然后有上着雪亮刺刀的武警给你敬礼,呵呵,错人家老婆还有武警站岗,不经历一下算什么人生?

  房卡拿好,去餐厅吃饭,两样可口小菜,一个暖锅,一瓶古越龙山,Y大概有点酒量,是她要求喝酒的,看来蛮要的暖锅中蒸腾起的雾气把我俩对面分开,氤氲中看着她笑语,想想其实Y才是我今晚的菜,呵呵,或者我是她的菜,几杯下肚,烘暖了身子,她脱掉马甲,羊毛衫裹住婀娜有致的身躯,——我知道你很凶,我已经听不进你在说什么,我只想着云腾雨蔚的情形了吃完散步,住刘庄不散步太浪费了不是?

  牵手在湖边走着,是夜有风,湖面涟漪阵阵,由远及近,轻拍岸岩;是夜月光皎洁,洒落人间,山树披银,波浪涌金。

  我将她抱起,在草地上转圈,她咯咯地笑,两团肉挤在我胸前,我突然将她放下说,哎哟,不行了不行了,她急切问道,怎么了,我说,我有个地方好硬了,怕被你压断,她大笑骂我流氓,然后要来打我,我将她手握住,拖入怀中说,我们回去吧,她点点头,眼含柔情看着我,清晰地说:「好!」

  进房间,一张雪白的大床,足够做任何姿势床头有幅金色的题字,妈的,居然是赤壁怀古,看来我今天要被她的浪淘尽了;Y沉下脸说,就一张床啊,两个人怎么睡?

  无**,彻底无语我想这女人又要来这一手啊,心里有点不爽了,Y倒笑西西地贴上来,双臂勾住我的脖子,主动和我接吻起来,直接就是舌吻了,饶舌,咬嘴唇,下半身贴禁我,微微地扭动,大概是在试验我的硬度?

  说实话,我有点不喜欢女人这么主动,不过也不能示弱,两手开始游走,一手抚腰摸臀,一手摸着她的脖子,捏弄她的耳垂上面吻的越湿热,下面越受煎熬,那话儿涨得有点发痛,一只手从背后深入,摩挲她如玉的肌肤,背上那条脊沟向下,引导着我的手去探索,裤腰太紧,只能够着臀沟的发源,不过瘾,改向上摸。

  文胸后面没有扣子,急死人的事情,只好委屈小弟弟,稍稍离开女人的身子,欠欠身,将手从前面伸进去,摸着扣子,要挤开,但是太心急,几下都没弄开,YY把我推开,笑笑说,我先洗澡啊洗澡么,肯顶要进去水战的,很不巧的是,老板正好打电话进来,跟我讨论工作的事情,我定定神和老板电话,心里把老板家妈妈问候了好几遍,个B样罗里罗嗦,讲个不停,Y裹着浴巾出来了,他还没讲完,我是等不及了,和Y做了个眼色,拿着电话进浴室,边脱说电话,节约时间,并且提醒他我手机要没电了。

  脱光了,我直接关手机,装没电,不管了。

  快速洗好,重点洗弟弟和菊花,脚指头也仔细洗过,——万一她口味重呢,懂伐!再刷个牙,我来啦!

  Y绝对是有备而来,居然换了件短摆的丝质内衣,床灯调到昏黄,玉体横陈在雪白的床上,黄黄的灯光柔柔地从她肩头洒落,看上去她就象块就要融化的冰淇淋,我凑上去,吻了吻她的额头,四目相交,欲望纠缠,爱意融融,我将目光移下,丝绸也比不过Y的肌肤细腻,丝绸随意地在她胸前皱起,恰好露出那销魂蚀骨的玉沟我埋首去沟里呼吸。

  耳里只听Y的一声叹息,夹带些须颤音,也带得丝绸下的双乳一颤,用指间轻摸上去,乳尖已作豆蔻悄立那双玉兔是紧张还是渴望,她们等待着我暴雨来袭,呵呵,可我偏不,兵者,诡道也,我将她的秀发向上撸起来,散布在白色枕头上,双手却去捧着她一张俏脸,只是吻她的眼皮。

  她娇羞地闭着眼,朱唇微启,努力地均匀呼吸我很清楚现在可以驱入了,但不是最佳时机,Y太渴望了,我可以多给一点,我去轻咬她的耳垂,在她耳边粗重地呼吸,她的双腿开始扭动,两手抱紧我的后背,想用力贴近我,又松手躺下,无奈地去抓床单,我在她耳边细细地问她:今晚好好地要你,可以吗?

  她急促地点头我向下,挽起她的双腿,分开来,私处毕现,毛很少,柔顺地贴着,大概是好脾气的女人吧,肉鲍居然还是粉红色,连蝴蝶翼也是粉的,不见色素沉淀,难道她老公使用的很小心她急忙用手来遮,不叫我看,我求她,这样的好鲍难得,怎可不品?

  真的算是上品了,玉缝紧紧的,但玉露仍然渗出来,晶莹透亮,向着菊花滑落过去,我舍不得它白白流走,舔了一下,微咸,一种女人特有的淡淡的腥,她受此刺激,两腿一夹,夹住我的头,大概觉得不雅,又松开,但不好意思张的太开,好有意思的女人,我去看她时,她用手臂盖住眼睛,轻咬着嘴唇,那份害羞真不象结过婚的女人,我说,你的汁水真好吃,等我慢慢吃你吧,她不作声,将嘴唇咬紧了些我说你等一等,去沙发的裤子里摸出手机,呵呵,不是拍照,是放了个专辑《琵琶语》。

  然后重新上床,有音乐,Y可以放松一些,我仍然去弄她的玉鲍,将紧合的唇拨开些,竟有些水一涌而出,原来早已泛滥的不成样子,我也不再逗她,伏进腿间卖力地刷卡热热的舌头从会阴处向上,刷过深沟,也刷过玉珠,几下子,玉珠就爆了出来,我用舌尖顶住它,有节奏地抖动,Y开始哼哼了。

  伴着轻音乐,宛如天籁也该我享受享受了,我爬下床,将她也拉下来,轻轻按她下去,她很顺从地开始吃我的香肠了,不能不说,功夫很棒。女人真是矛盾,看她的害羞绝不是装出来的,但功夫却又那么出色,要么是她老公调教的?但颜色看起来又象常常闲置不用的呀?琢磨不透,只管此刻的欢乐吧,想到她的老公,我很邪恶地希望他这会来个电话,我好象有的TF一样,可以让她边挨我的抽弄,边和老公说电话,可惜没那么巧的。

  那话儿已胀成紫色,亮铮铮只想那个仙人洞我将Y重新抱回床上,让她跪卧,伏低身子,橛高屁股,两个门户都暴露出来,我又去舔舔湿糊糊的玉户,另她摇晃着臀部耐受;我兴起,也顾不了许多,去舔她的菊花,她被刺激得娇声告免,一时再也跪不住,向侧面倒在了床上我扶她重新摆成刚才的姿势。

  提枪进入,她仰首吸气,仿佛这一刻等待良久,其实我何尝不是如此没入之时,我只送入蘑菇头,那一汪油立刻溢出,小嘴儿连忙包裹住我的蘑菇,我又拔出,蝶翼儿翻出里面更嫩的肉色,稍离开一点,急忙牵出了两根不舍的粘丝,反复如此。音乐盖不住唧唧汩汩的声音,仿佛小猫舔吃糨糊(不知道哪本书里看到这个比喻,很喜欢),仿佛老牛踏入春泥Y开始向后够着,信号明显啊!

  Y低伏身子,任我后入不已,丝绸短裙的荷业边半遮了我们的结合处,随着每一下撞击挣扎着向后滑落,渐渐地,暴露出一整个雪白P股,象个可爱的胖梨;裙边颤落至腰部时,一时无险可守,倏地堆向肩头,露出瘦瘦的背脊,脊线很是好看;玉兔的晃动也了然在目了。

  我双手把定Y细细软软的楚腰,两个拇指相距不过寸许,男人粗糙的大手和女人羊脂玉般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忍不住将一手开始摩挲,滑向侧前方,握住一只跳脱的玉兔,肥满的感觉仿佛从指间溢出;另一只手仍然掌握她的腰部:浅尝时,不让Y向后要的太多,疾进时,为自己的挺进加上一把辅力。在我多点进攻之下,Y开始叫出声来,浅尝时低哼,悠扬而渴望,疾进时高声,急促而满足。

  Y渐渐被我推向高峰,她大概很需要一个着力点吧,一会攥紧床单,一会又将单手向后,抓住我扶腰的手臂,紧紧扣住,指节发白。快感阵阵涌了上来,从眼中,从手上,从肌肤相亲处而来,敌军势大,将我军密密匝匝围住,任我左冲右突,急切难下;敌将多谋,用火来烧,又发水来淹,精兵耐受不住,几番想突阵而出,皆被我勘勘勒回。我别过头去,战斗场面不敢再看,哪知床头柜上的铜牌、呈亮的灯座、电视机的屏幕,无不倒影出两具交战的肉体。

  女人的叫声越来越响,我估计自己再也走不过三十回合,怕她失望,便打招呼似的说,你真迷人,我快要坚持不住了,没想到Y很体贴,她说,你不用忍的,你开心了就好。这话让我更加怜爱这个雪白的、倦曲着的,娇小的女人,虽然我们其实很陌生,但我决定今夜要好好地爱她一次,暂时抽离她的身体,下了床,我要让战斗部队小小地休息一下,并且,还要玩个小花招增添点情趣。

  Y有点奇怪我突然离开,却不料我走到窗前,两下扯开了窗帘,推开半扇窗户。房间在三楼,还不到睡觉的时间,冷冷的风从西湖上掠进来,夹杂着夜晚散步住客的交谈声;高昂的玉杵首先感到了一丝寒意,清醒许多,但硬峥的姿态不减,我瞥到它时,它还涂着一层爱液,月光正好洒落,愤怒突起的青筋带了点阴影,看上去分外的雄壮冷冽。

  回头坏笑着看她,她俏脸通红,急忙拉了个被角遮住身体,说,你干吗呀,人家要看到的,我走向她说,大概不会看见的,但是你叫的那么响,他们肯定能听见,明天早上走廊里撞见了,要他们妒忌有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被我弄的尖叫。她娇嗔着那拳头来擂我,却被我掀开了被子,捉住一只脚踝抗上肩头,再一次地插了进去。那家伙刚才受了点寒,又回到软绵湿润的地方,精神抖擞地重新研磨了起来。

  Y果真害怕叫声被路人听见,压抑着不敢出声,我中间得了次喘息,这回更是精进勇猛,Y略有些呜咽,含混地叫我老公,说她爱我,我也不理会她,闭目只顾递送,魂灵仿佛飘出了腔子,作一个旁观者,逼视着两具肉身。即便在那一刻,我想我还是爱我的发妻的,我确定了好几遍;眼前这个迷乱女人,在家庭和单位里又以何种形象出现呢?我和她的人生本来是两根毫无关系的平行线,却在这刻交轨,是魔鬼的诱惑,还是上帝的赏赐?

  肉体还在疯狂纠缠,灵魂却在一旁发笑,人真的属于自己吗?还只是别人的一个宿主而已!

  Y终于压抑不住自己,毫无旁顾地叫了出来,倒将我的魂灵拉回身体,窗外一片寂静,刚才交谈的几个人不知是走远了,还是在听壁角,反正不管了,稍远处,西湖水轻拍着石岸,有几股正好涌进了石穴中,猛发出汩地一声,我的身体也开始僵直,小头渐渐不听指挥了,索性将Y另一条腿也抗起来,向前一压,使她的臀部离开床垫,迎合我最后的冲刺。

  我蹲起来,双手叉在Y的膝弯,用力将一双大腿压向她的身体,直到压扁了RU房,Y的门户已是一片狼籍,象洪水过后的河滩,两岸茅草杂乱地倒伏,沾满着泥浆,我定神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一派淫糜难言的景象,短暂的停顿后,船儿坚定地进入河道,每下都抵达最深处。Y的玉户开始节律地紧缩,一阵一阵,一浪一浪,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深,深,还要更深处,我将所有的爱欲喷射了进去。

  那天晚上,梅开二度,连续作战两次,已经让我很疲惫了,我靠在床上抽一支事后烟,Y倦缩在我怀里,安静地发着短信。

  Y的头发烫过,有点硬,——不象我老婆头发那么柔软,——毛扎扎的,让我赤裸的胸膛感觉不太习惯。短信来回了三两条,我随口问她再和谁发呢,她拿手机给我看,屏幕上写着:「放心吧,再打两圈就回家,你也早点睡吧!」我看看她,她顽皮地吐了下舌头,略带幽怨地说,这个家伙,老婆丢了还在外面玩的高兴。

  我闻言心头一荡,放下香烟,又去把玩Y的RU房,Y也贴紧了我,拿脸在我脖弯亲昵地蹭着,忽然在我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推开我,一阵风地下了床,问我要不要喝水,我吃了一痛,有点蠢动的老二偃旗息鼓,才感觉那里有些胀痛,想想算了,不必强逞少年之勇了。

  熄灯睡觉,一夜无梦。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