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吾妻与老男人的故事】1~5
【吾妻与老男人的故事】1~5
吾妻与老男人的故事

译者:mechanic
2012/01/15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小弟看到一些英文文章写得不错,所以想翻译过来与大家共享,无奈翻译水平实在糟糕,所以这裡先自己草翻一篇,恳请朋友们帮忙指正。
***********************************
                (一)

  我第一次认识他是在一次报社职员晚会上,当他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被他镇住了。他是一个媒体界的亿万富豪,而我们仅仅是他公司在芝加哥收购的一个小小报社的小人物。

  可那一天,作为高高在上的大老闆,他却突然出现在了我们这破败侷促的小办公室裡,而且和我妻子聊了一整晚。

  Joyce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女人,却也很漂亮,因为她的性格和智慧在其他女人中显得与众不同,但她和那些模特之类的完全不是一类人,他身边围绕的全是美女,甚至现任妻子就是一个超模。

  第二天晚上我问她:「你们昨晚都聊了些什么?」

  「聊了很多呀,他人很好,而且很风趣呢!」

  「他有说关于报社未来的事情么?」

  「唔,那倒没有,但他问了我很多问题。」

  「什么问题?」

  「主要是职员方面的啦,但他人真的很好。」

  「你已经第二次夸他了。」

  「我跟他说了你想出来的解决方法,我觉得他应该挺喜欢那个方桉的。」
  当我们正在说他的时候,门突然响了,我过去开门,发现他——我的新老闆居然就在门口。一个亿万富豪站在了我们这穷酸家门口。

  他跟我握了一下手:「Rick,是吧?」

  「嗯,是我。」

  接着他就直接走进来了,让我惊讶的是他径直走进我家楼下的房间门,一点都不带疑问的。

  他四週看了一下我们的小房间,最后眼光落在了我甜美的妻子身上,「我想跟你私下聊一下。」他说:「介不介意我坐下来说?」

  「啊,没事,请坐。」他的到来让我十分惊诧,一直没回过神来:「你想要点什么?葡萄酒?果汁?」

  「一杯酒吧!」他坐在了沙发上,然后拍拍旁边的坐垫,跟我妻子说:「亲爱的,坐过来吧,昨晚上跟你聊天真不错。」

  我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酒,感觉很困惑又震惊,接着又感觉很无助,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我昨天晚上去了趟报社,宣佈它关门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放在了我妻子的肩上。听到这个消息她愣了,目光变得无神,不知道该看向哪裡。
  他继续说下去:「我相信你们也知道,这家报社亏本太严重了。然后我又跟Joyce谈了一下,包括其他所有人,你们都不错,这就是显示我的能力和财富的时候了,因为我能给你们第二次机会。」

  我试图反驳他,但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词。我只是个作家,不是发言人:「可是,我只是个初级编辑,那你为什么现在要来我家?」

  他有力的手握着我妻子裸露的肩膀,Joyce只穿着一件简单的吊带衫,她看着我,想要从我这寻求一点力量,我给不了她。

  「哈,因为你老婆,Rick,我对你老婆印象很深刻,拿到一个数学博士学位可不容易,她昨天把你的想法和你的能力都告诉我了,我同意另外选个负责人把报社回复起来。或许你是个合适的人选,也许你能保住这些人的工作,能保住这些家庭的饭碗。那个职位待遇很丰厚,Joyce也能安心待在家裡做她的研究。你觉得怎么样?」

  我感到喉咙发乾:「可以,当然可以。」

  他一边说,一边开始抚摸Joyce的后脑:「很好,我有时候喜欢到处做些好事,有时候也喜欢偶尔干些坏事,有时候我两样一起干。」还把她的脸渐渐地扳向他,用另外那隻手开始抚摸Joyce的脖子,他亲了Joyce。他在用他的嘴亲我的老婆!

  妻子睁大了眼睛不知所措,只好放任他亲吻,这都是因为他的那番话?
  我瑟瑟发抖,我能做什么?上百份工作,我们的报社,我的未来,还是我的妻子。他比我强大百倍,我的工作跟他比起来渣都不是。

  「你看到了,这就是我的想法。」他停了下来,手抚着Joyce的背说:「你去写一篇关于我的文章。然后你们跟我待在一起几个星期,那文章稍微带一点批评,马屁不要拍得太明显。」

  他把手放在Joyce的白嫩的肩膀上,拉下她的吊带,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她的吊带衫脱掉了。Joyce的嫩乳十分坚挺,两颗粉红色的乳头暴露在冷冷的空气中。她的脸上充满着困惑和不知所措,她完全愣住了。
  「你们的发行总编一个月内就会退休,我会把你提拔到那个位置上,其他人会以为你是因为那个文章受提拔的,没人会知道事实是什么。」

  我问:「什么是事实?」

  他看我然后笑了一下:「我觉得你应该马上就知道了,Rick,咱不用说得太细。」接着,他从Joyce身上脱下上衣,穿过她美妙的长腿。

  我和Joyce对视,她无辜的眼神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我怎么能同意这种交易?我又怎能拒绝呢?

  只过了几秒钟,她的鞋和长裤都被脱掉了,他已经脱掉了她最后一层私密。Joyce白皙粉嫩的长腿完全裸露着,我鼓着眼睛看见他已经举起了粗大的老肉棒,手握着巨大的龟头对准Joyce的蜜穴。

  「亲爱的,放鬆,」他劝我老婆:「放鬆,往后靠就好了。」

  「我……我不能这么做……」Joyce有气无力地拒绝。

  「没事的,宝贝。」他的气场完全把Joyce镇住了,我只能转过头,要是我不在那就好了。

  我目瞠口呆,四肢无力,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可他确实做了。

  Joyce就像一个被牺牲的祭品,有着苗条的身材和柔顺的金髮。她是娃娃脸,24岁的时候还被人在夜店查过身份证,Joyce年轻曼妙的身材和这老男人反差极大。

  他把Joyce的两条腿分别扛在肩上,打开她的小穴,把她轻轻往后退,Joyce只能静静地盯着他。我感到很奇怪,就像我刚刚经历一场惨烈车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片空白,他的力量突然就这么闯进了我们的生活,在我眼前凌辱我妻子。

  他跪在床单上,扶着巨大的龟头对准了Joyce的小穴,她不知所措,嘴大张着,脸上写满了对这情景的茫然。

  那肉棒在蜜穴前摩擦了一会之后,粗黑的肉棒开始挤进妻子的花瓣,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把肉棒全根没入,我妻子就在我眼前被一个富有的老男人插进去了。
  「啊……太棒了!」那个老男人长出一口气,一边把肉棒插到我妻子紧緻的小穴最深处。Joyce求助地盯着我,她的眼神很複杂,得不到回应后又看向别处。

  他把黑粗的肉棒拔出来后狠狠地插进去:「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爽的感觉了,完全控制!彻底的权力,哈哈,在一个懦弱的丈夫面前操他妻子。我有三万五千名员工,我和世界领袖共进晚餐,可这才是真正的权力,哈哈!Rick,你多大了?」

  「35岁。」

  「你看过你可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上过么?」

  「没有。」

  「这太棒了,曾经贵族们可以这样上他们的想要的女人,现在不行了。」
  他略微有点肥胖,我知道他已经六十多岁了,有过几任妻子,还有好几个儿子、孙子,他肥大的屁股上上下下起伏,在Joyce的花径裡不断抽插。
  「这就是高贵的感觉,哈哈!Rick,现在我是阿尔法男了,我正在操你妻子,你却不反抗。看起来还很享受,哈哈,没有比这更耻辱了。你的本能就是像我一样操他,你的精液也有平等的机会的。」

  Joyce在他胯下平躺着,一条腿放在地上,另一条腿绕在他的腰上,她用很複杂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她不能确定她的感觉是什么,好像她对她的感觉很羞耻,她在尽力抵制自己的慾望和对我的羞辱。

  「你应该知道你妻子很享受这个,她昨天跟我调情了好几个小时。认命吧,我就是比你成功,她希望我操她,我能给她你给不了的,是的,我很老而且身体不好,可我就是比你有能量。」

  他压在Joyce身上,他的手在蹂躏着Joyce的嫩乳,Joyce两腿大张着好像在欢迎他。我能清晰的看到他俩交合的地方,黑粗的老肉棒在我妻子的小穴裡轻鬆地抽插着,淫水四溅。她躺在他身下那么曼妙,这淫荡的场面我看不下去了,却又让我很有快感。

              (翻译未完,待续)
 (二)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轻抚着她的额头,然后温柔地吻了她,接着又再开始抽插。

  「你真可爱,Joyce,我最喜欢你的聪明,这种和知性女人做爱的感觉太棒了!告诉我,你爱Rick吗?」他停下来等待她的回答。

  从这疯狂的场面开始,Joyce第一次开口说话了:「是……我爱他。」
  「很好!你呢,Rick,你也爱她吗?」

  「当然。」我的声音听起来出奇地平静。

  我的老闆又开始操她了,每次都使劲地插进Joyce的小穴,好像要插进她的子宫一样,她的身子也随之颤动。

  「在这个时候你还依然爱着她?她在被我操着。」

  「是的。」

  「再说一遍,告诉她,继续告诉她!」

  我说:「我爱你,Joyce。」这时我将眼光移到别处,声音也很微弱。
  她的手抓着他宽阔的肩膀,她光滑的玉足缠绕在他的腰上,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她的金髮散开在沙发上,她绿色的眼睛看着正在操她的老男人。

  他用力地抽插着,完全掌控了她的身体。我的妻子开始在这种淫靡的感觉下呻吟,他也一样在喘着气,紧紧地抱着她。

  他开始在她身体裡喷射:「哦……太美妙了!」

  几分钟的安静之后,他吻了Joyce,然后坐了起来,从妻子的小穴裡拔出了肉棒:「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爽的事情了,哈哈,相信我,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Joyce从他身上放下脚,她盯着我开始哭泣,一句话也不说地走进了卧室。

  「嘿,Rick,这就是交易。」他一点也没有穿上衣服的打算:「你,当然还有你妻子,以后跟我待在一起几个星期,和我一起出差,在路上你顺便把那篇文章写好。对了,Joyce还有没有吃避孕药?」

  「她上了避孕环。」

  「好吧,那就儘快把它拿下来,你们几天后跟我一起出发。」

  「等会,你想让我妻子怀孕?」

  「当然了,Rick,不然你怎么认为她那么吸引我?我想要一个聪明的孩子。」他继续说:「作为一个有钱人,我想有人继承我的财产,作为一个父亲,我希望有人继承我的家业。我没时间去抚养和管教我所有的孩子,所以这才是交易。我把我的孩子放在你家裡,别人不会知道,你把他或者她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带大,这就行了,没别的事。

  这事你知、我知,还有Joyce知道,没有其他人会发现。我让你发表文章,然后你得到升职、薪水、地位;Joyce也不用去找份工作还助学贷款,她可以在家安心带孩子,安心研究她的电脑,在可能解决一些难题的时候还能做个全职妈妈。」

  我瞪着他,虽然一切都已经发生,无法挽回了。

  「没门!这不可能!我知道你是个有钱人,可我们也有我们的尊严!我们自己能解决!」

  「Rick,」Joyce在卧室门口叫住了我:「我觉得我们能接受这交易。」

  「什么?你疯了吗?」

  「我想这么做,这安排很好。」她现在穿着一件短袍,头髮披在肩上,她赤着脚,眼睛清澈如绿宝石一般。

  Janet是一个令人惊歎的女人,她现在是这富人的私人助理,她有1米75,肤色白皙水嫩,眼睛是清澈的天蓝色,髮色则是纯金色。在Janet面前,Joyce显得逊色很多,虽然Janet穿着正装,黑色短裙和白衬衫,显得十分干练。她把Joyce带到一个生殖科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并且把避孕环取下来了。

  后来我们没有直接跟老闆谈过,但是几个星期之后,Janet再次出现,她带着我们的行李直接去了机场,我们一起上了一架私人飞机,直飞纽约。另外一个随员把我们带到了WA酒店,他们在那给我们定了一个豪华套间。

  那一晚,我妻子和那个老男人之间的受孕计划开始变得真实起来。

  Janet首先来到我们的套间,她带来了一些东西给Joyce穿上:黑色吊带丝袜,一对鑽石耳钉,还有一瓶香水。她帮Joyce准备好,把髮型整理好,并且告诉她那个老闆是多么好的一个人。

  我很奇怪他怎么不去搞大Janet的肚子,她看起来太合适,但接下来我知道,他已经干过了。

  他先用他自己的钥匙进了我们的房间,然后和我握手,他很和蔼地问:「很高兴再次见到你,Rick,最近怎么样?」

  「Janet……啊,Joyce,我想你想了好几个星期了,你感觉还好么?」他拉着Joyce的两隻手,眼神裡充满关心地看着她。

  「挺好。谢谢!」她说。她这时候穿着一件丝质短袍,裡面什么都没穿,性感的丝袜和鞋子十分诱人。

  「太好了。」他说:「我们去卧室吧,你也来,Rick,我想要你也在那待着。」

  「为什么?」我很绝望地问道。这现实已经够让人痛苦了,一点都不需要亲自见证一下。

  「因为这很有意思。哈哈!」他一边笑,一边拉着我妻子走进门裡。

  「坐在那,看着。」他命令我,然后坐在床对面的一张椅子上摇晃着。我坐下来,看着他从Joyce的肩上脱下短袍,看他们深情地亲吻着对方。

  Joyce在他怀裡显得十分娇小,青春可人。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没机会对抗他的魅力、他的财富、他的能量,他把我们逼进角落。

  我们可以保住报社、保住所有朋友的工作,我们也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生活,所有的这些的前提是我必须允许他在Joyce的子宫裡播种,让Joyce受孕,而且还得假装那个孩子是我自己的。

  那个孩子是「我」的,我只是他的养父。他想要的,是做那个孩子的亲生父亲,以及在Joyce阴道裡抽插的感觉。

  Joyce现在躺在床上,那个老男人把头埋在她两腿之间,把Joyce的两条腿尽可能地分开,好让他能够看到自己的舌头在舔弄Joyce的粉色花瓣。

  Joyce在颤抖,按着他的头,在他的舔弄下蠕动。他甚至都不用去挑逗她,他只需要在Joyce身体裡射精,然后就可以去忙别的了,显然那个老男人现在很享受这个过程。

  「我很喜欢女人的味道,你觉得怎么样?」他对我说。

  「我喜欢我女人的味道。」我回答。

  「Joyce用大腿裹着我脖子的感觉真美妙。哈哈!」他说着,开始去抚摸Joyce的玉足。

  「只是有一个问题,」他说:「我口裡的味道很多女人接受不了,我妻子在我给她口交之后都不会吻我。过来,Rick,我去漱口的时候你代替我。」
  「代替你?」

  「过来,老兄,她毕竟是你妻子,让她一直热着身子。」他指着Joyce的粉色蜜穴,她子宫的入口等会将被他的腥臭精液灌满。她大开着白皙的嫩腿,好像在欢迎一样。

  我慢慢地挪到床边,低下头去开始舔弄Joyce的花径,我没有勇气违抗他,哪怕是在这私密的房间裡。妻子开始呻吟,用腿夹着我的头,我用舌头伸入到她的阴道裡,在我还能做的时候品嚐着她的蜜汁。

  几分钟之后,我发现那个老男人已经回来,站在我的身后。在我舔弄她下面的时候,他开始亲吻Joyce的双唇,这场面太不可思议了!我只好抽身,回到椅子上。

(三)

  我离开之后,他就迅速补上了那个位置,再次享受着在她两腿之间摩擦的温热感觉,Joyce也往下挪了挪身子让他能靠得更近。

  「啊……这感觉真销魂!」他微笑着对她说:「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
  「太好了,」她说:「真的好舒服……」

  「你呢?Rick,你坐在那感觉咋样呀?」他若有所思地问我:「我觉得你可以把你那牙籤拿出来,看着我们然后自己打飞机。呵呵!」

  自己手淫感觉确实不错,而且还是看着他们在那交媾的时候。我对这样被凌辱不太反感,反正也不会更糟了,所以,也许我自己在这对着他们自慰还不错。
  他这时不怎么说话了,大家都开始安静。他温柔的抱着Joyce,然后沉默地用力插进她的小穴。他肥得像个水桶,在Joyce身上耸动,黑粗的肉棒在Joyce的小穴裡不断进出,每次都像要把阴道壁翻出来一样。Joyce在他的抽插下呻吟着,开始越来越剧烈,她好像已经被操得作好准备被灌精了。
  Joyce呻吟越来越短促,她要高潮了。他也感觉到Joyce的阴道好像在吸吮着他的肉棒,让他用尽全力插进她的子宫,Joyce紧紧地抱着他。
  那个老男人开始低吼着,Joyce开始高潮了,她大声的叫出来。突然老男人狠狠地插进Joyce的子宫之后抵住她的小穴一动不动,两人都僵硬着在享受高潮的感觉,他的精液全数射进了我妻子纯洁的子宫。

  当他们完事的时候,我还握着我的阳具。他转过来看着我:「Joyce,亲爱的,你想含着Rick的肉棒么?他看起来还没发洩出来。」她有些伤感地看着我,她的大眼睛盯着我竖着的阳具,点了点头。

  我走到床边,他看着Joyce给我口交……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都有点忙,我必须跟着他四处转,又不能插手他的事务,仅仅是把我自己的文章写好。

  每晚他都在Joyce的身上渡过,而且我还得站在旁边看着。

  但是在第二个星期,他叫Janet过来我们房间。

  「先生?」她问。

  「Janet,你能不能给Rick吹会儿箫?看着我和他妻子做爱让他有点要崩溃的感觉。」

  「当然可以。」她说。

  我猜,这只不过又是一个任务而已。

  「Janet喜欢肉棒。」他解释了一下,然后问:「Janet,你不会介意吧?」

  「一点也不,这主意不错。」她说:「我也不会感觉有什么对不起Rick的。」

  大美女Janet开始跪在我面前含着我的龟头,好舒服的感觉,温热而且舒适。她温柔地吞吐我的肉棒,当我看着床上那一对的时候,她在舔我的卵袋。
  她非常漂亮,和Joyce截然不同。Janet一看就特别嫺熟;她的双唇娇豔欲滴,睫毛诱人,眼影画得恰到好处,她一头浓密的金髮,柔顺无瑕。
  我深深地在她的口裡进出,能感觉到抵在她的喉口上,她一边挑弄着我的马眼,另外一边在抚摸着我的阴囊。

  从那晚之后,她每天晚上都和我坐在一起,我们一边看别人,一边自己做。
  Janet喜欢两种东西:接吻和深喉。她总想让我脱光,却从不让我脱掉她的衣服。我们一边接吻,她一边套弄我的阳具,然后给我口交到射,再把精液全部吞下去。她精通此道。

  最终,这段跟着这有钱老头的日子过去了,我们回到了我们自己的家乡,回到了我们的生活,再次见到了我们的朋友。

  最终,Joyce也怀孕了……

  此后的五年,我们都没再见过那个人。管理层定期会派人过来检查报社的运营情况,他是不会浪费时间在这种琐事上的。

  Joyce和我那段时间之后都没谈论过这事,我们成功背后的阴暗秘密和我们第一个孩子的真相,都被我们隐瞒下来了。我像爱第二个孩子一样爱我们的第一个孩子,第二个是在那事两年之后生的。

  随着一声门响,五年后我们的平静生活再次被打破……
 (四)

  五年后,一个晚上有人敲门,开门之后又看到他站在了门口。

  他带着类似的激情跟我握手,又吻了我的妻子,看着Joyce的眼睛问:「你怎么样?」

  「很好,谢谢。」她回道,她也回应着他的目光。

  这个老男人曾经闯入了我们房间,我们的生活。他太有权有势了,我们无法对他有所抵抗,我们也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那么……你们现在的房子不错嘛!还有一个温馨的家庭,两个孩子,一个妈妈,一个爸爸。很好,很不错,你们两个这几年怎么过来的?你们的关係都还不错吧?」

  「我们很好。」我说。他巡视着我们的家,而我跟在他身后。

  「我也是,」Joyce说:「我喜欢做个家庭主妇,相夫教子,我有足够空閒去研究我的数学,我已经发表了两篇论文,其中一篇还被很多人引用了。」
  他坐在客厅裡,我们跟他聊了好几个小时,他微笑看着我们小孩的照片,并且和他所供精的那个孩子一起玩耍。这场面让人感觉怪怪的,他看起来不像是个无所不能的财阀,只像一个普通老头一样,一个从来没见过他亲生孩子的父亲。
  当他的孩子,Amy,在他怀裡渐渐睡着的时候,他开始说正事了。

  「Rick,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地经营了,可是去年报社依然亏损了三百万。」

  我们讨论了一会细节,但这不是故事的重点。

  「我不能再保你了,」他说:「我没法跟董事会解释。」

  「所以你打算让我们关门么?」我洩气地问:「但我们的销售已经开始回升了!」

  「好吧,我能给你另外五年让它重新恢复盈利,如果你也能……」

  「也能什么?」

  他用尖锐的眼光看着我,然后又把目光转向Joyce,「Amy是个好孩子,」他说:「我不久前已经给她设立了一个助学基金。如果她能被排名前十的大学录取,她的学费就不用愁了。」

  「这很好啊!」我说。

  「另外的五年……」他继续说:「其实也一样,我还想和Joyce再生一个。」

  我看着我的妻子,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这种眼神在第一次我接受他的提议的时候我就已经目睹过了,这种眼神毫无意义,却又代表着一切。

  「我去另外个房间待会,打个电话,你们俩可以讨论一下。」他说,然后把Amy从沙发上抱起来,去了旁边的小间。

  「我们怎么办?」我问Joyce。

  「再生一个。」她回答:「我们反正有再生一个的想法,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我想生的是我的孩子!」

  「当然是你的孩子,Amy不是你的孩子么?你难道不像爱Sam一样爱着Amy吗?」

  「当然一样爱着。」

  「这样的话,有什么问题么?你对我和他做爱很不爽吧?」

  「我就从来没觉得舒服过。」

  「呵呵,那你最好习惯这样子。」

  我们还能怎么做?如果我丢了工作,我们只能卖掉房子,搬到另一个城市。而且几乎所有我们认识的人都工作在报社,这不仅仅是个工作,还是我们的整个生活环境。

  我们必须这么做,这看起来像是个责任。我妻子要做的,就是让他再把精液射进她的子宫几次,接着我们的生活还一切照旧。

  他回到了客厅,我告诉了他我们的想法,「你下一次月经什么时候来?」他问Joyce。

  「可能一个星期之内吧!」她回道。

  他站起来,拉着Joyce的手,然后优雅地吻了她一下,「我会算着日子的。」他说。

  Joyce走近那个老男人,贴近他身体并且搂着他的脖子,他用双手按在Joyce紧緻的双臀上。他们在接吻,口舌相接,身体紧紧地摩擦着,看起来两人激情似火。

  他们之间的动作古老而简单,一种最纯粹的性爱,他们不想生活在一起,也不想对方有更多的瞭解,纯粹就是为了生个孩子而做爱。他们渴望交媾,看起来对方都很适合为自己培育下一代。

  「你晚上留下来吧!」Joyce告诉他。

  那个老男人有点犹豫:「我要回市区了,飞机在等着。」

  「就让它等着。」她提议。

  作为回应,那个老男人把Joyce抱了起来,又开始接吻,更加深情,更加激烈。

  他把Joyce的T恤掀起来,开始隔着胸罩揉捏她的乳房,「你奶子现在大多了?」他看着Joyce的双乳问道。

  「吸它。」Joyce轻声细语地说,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那个老男人抱着Joyce,大手在抚摸她的臀部,她的双腿分开绕在他的腰上。当他开始舔弄Joyce白嫩的乳房的时候,她向后弓着身子,十分享受的样子。

  他先吸吮着一侧的乳头,接着又开始玩弄另外一个,她开始笑起来了,紧紧地夹住他。

  「你们的卧室在哪?」

  「在楼上。」Joyce告诉他。

  他把她放下来,他们手挽着手到楼上去。Joyce突然停了一会,回头看着我,我那时正站在客厅裡,等着以前在我肉棒上的感觉回来。

  「把Amy放到床上,然后过来加入我们。」她笑着跟我说,好像这挺正常的。

  当我进去卧室的时候,我妻子和她那个有钱的情人已经脱光了,四肢缠绕着在我们的床上激吻。

  岁月和两次生育已经在Joyce身上留下了痕迹,她现在已经29岁了,更加有风韵,而且还有两个大乳房和诱人的乳头。她的髮丝还和以前一样,闪亮的金髮;她的皮肤还是那么顺滑白皙,她的肚子非常平坦,一点皱纹在描述着她怀胎两次的经历。

  而她的情人,看起来更糟糕了,他的年纪已经在他身上明显地显露出来。有点秃顶,而且他的肚子看起来很大,现在也有很大的眼袋了。

  我站在卧室的门口看了他们一会,我能理解她为什么想要这个老男人给她灌精。他是个亿万富豪,他以前也是穷苦出身,在六十八岁的时候还保持着健康。还有哪个男人能比他看起来更优质?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这么享受跟他做爱,他的外表毫无吸引力。

  他把Joyce推倒在床上,然后把她的腿分开成M形,Joyce的花蕊大开着随时准备被插入。

              (翻译未完,待续)  (五)

  「看看你妻子,Rick,金色的长髮、嫩滑的肌肤、丰满的乳房,她简直是个完美的母亲,不仅可爱,而且能生。数学对她来说跟玩一样,她还愿意呆在家裡相夫教子。」他一双大手在Joyce身上不停游走:「就在刚才,她告诉我,她在见到你之前从来没跟别的男人做过,当然除了我以外,你能给她足够的爱么?Rick。」

  Joyce在这人的抚摸下娇吟,而且急切想跟他做爱,努力地想把他黑粗的老肉棒套进自己的肉壶裡,她握着他的肉棒,渴望而又温柔地想拉他插进去。
  「可以!」我答道。

  「呵呵,看我们做爱你感觉很受伤?」

  「当然!」

  他笑了一下:「但是你这几年都操了她多久了,我想你不介意让你的恩人享用她一会吧?」

  他趴在Joyce身上,吻她,膝盖顶在她的阴阜上,然后他转了一下身,打开Joyce的两腿:「你们做爱的时候,你给她口交么?」

  「有啊!」我说。

  「让我瞧瞧。来吧,挑弄一下你妻子,她全身上下你都用过了吧?现在把头放到她两腿之间吧!」

  Joyce期待地看着我,她看起来非常苗条,非常诱人。

  他是对的,虽然我现在是报社的经理、总编,在我们的小镇上很受人尊敬,但这全都是假的。我的位置全都依赖着Joyce和这个老男人,我真正的职业是做个绿帽男!当个现成爸爸,这也都是我应该遭受的。

  我爬到床上,按他说的做了。当我在舔弄Joyce的时候,他们在接吻。过了一会,他们换了个位置,Joyce开始给他含肉棒,而我在舔她的阴蒂。
  「靠边去,Rick,」他最后说:「我现在准备操你妻子了,往后站,然后看着。看好了,看看她有多喜欢我插她。」

  他一边说着一边取代了我在Joyce两腿之间的位置,他扶着那粗黑的老肉棒,把大龟头渐渐挤入Joyce早已湿透了的小穴。

  Joyce先弓起了背,然后把小穴用力地往他身上靠,当肉棒全根没入她年轻的身体的时候,她满足地呻吟了一下。而我能做的只有后退,然后看着这痛苦的凌辱场面。

  过去的五年我们过得很快乐,家庭和睦,相敬如宾。我们性生活也很愉快,可这光鲜的外表之下,今天的场面一直阴魂不散。

  只要这个老男人想要,Joyce随时都愿意被他操,她还愿意被他灌精,怀他的种。不仅是因为这样做会给我们带来好生活,还因为她想怀上!因为她需要他,他的时间、他的欣赏、他的关注,以及他的精液。她想要他的吻,他的肉棒,以及我受到的痛苦,我的屈辱是他们快乐的一部份,这让他们很乐意再这么操着。

  他把Joyce的两条腿分开到极限,这样子我就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肉棒被Joyce的阴道紧紧裹着。他开始抽插她的肉壶,他的身体在Joyce身上不断起落,他有权有势的肉棒已经完全控制Joyce了。

  「Joyce有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看我的眼神,不像看其他肥胖的老头子,而是在看一个有权有势而且还很有魅力的人。我说的对不?Joyce。」
  「对!有力量而且还性感。」

  「你还想我搞大你肚子么?」

  「想啊!」

  「哈,这感觉太好了,让我好爽!」

  他每说一个字,他都要狠狠地插进Joyce的阴道。

  「你准备好了没?亲爱的。」他问她:「你准备好让我射进去了么?」
  「好了,你只要……只要……啊……啊……快射进来……」

  我坐在床边,看着Joyce在他怀裡到达高潮,在他有钱的肚子下面被操到淫水四溅。他把肉棒拔出来送到她嘴边,Joyce张开嘴把它含了进去,愉快地吸吮着,他的老肉棒很硬,在她的嘴裡跳动着,还处在射精的馀劲上。
  「啊,好棒!」他说,放在她的面前:「你试过肛交么?Rick。」
  「没。」

  「你应该试试,那感觉不错。你呢?Joyce,肛交。」

  她停下来,「我好几年没试过了,自从和Rick结婚之后。」她说。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

  「亲爱的,药箱裡有些润滑油。」她加了一句。

  我去拿了润滑油,然后回到卧室裡,Joyce仍在给他口交,两手还在玩弄着他的卵袋,「别站在那,过来,给你肉棒上涂好。」他对我说。

  Joyce转过身,两手撑着跪在床上,她的两腿大开着,两个洞都完全暴露出来。

  好吧,这场面太淫乱了,看着他们俩在那交媾,除了痛苦和嫉妒之外,我还有些快感。可惜Janet现在不在这,我很想让她也给我吹箫。

[ 本帖最后由 chengbo89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嘎子牛 金币 +20 感谢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