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聚会后总有故事发生
聚会后总有故事发生
  刚刚到这个单位的沧海难免参加各种喝酒的活动,一来是尽快跟各个部门的同事们打成一片,搞好关系;二来也是一个暗中了解公司情况和各种信息的一个好机会。.cc由于已经跟楼层的信息部吃过几次饭,沧海和白玉已经不是陌生的人了。这天领导同志大家分管领导请两个部门的人一起吃饭,两个部门的人除去出差的加上分管领导一共接近20人,这样的大桌饭如果把握不好,非常容易喝多。沧海被安排在以为其他部门的同事中间,这是分管领导要求的,各个部门要分开坐,促进部门之间的交流。酒席开始,分管领导提三杯酒大家共同喝完,然后部门主任也开始每个人提两杯,然后就开始了个人战。按照部门资历,大家开始向分管领导敬酒,部门主任、副主任和一些老员工自己向分管领导敬酒,沧海这样新来的员工还没有单独敬酒的资历,所以就跟几个比较年轻的员工一起,打包向分管领导敬酒。然后部门主任又带着部门的人向分管领导敬酒,再向别的部门敬酒。一套规定动作下来,沧海的酒量虽然比较好,也只能是没有倒下而已,不过他已经明显感到自己的始语速变缓。他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吃点东西,喝了快半斤酒,胃里没有什么东西实在不舒服。回去一看,自己的作为被一位老员工给占了,他现在正跟另一位老员工聊得开心,不时推杯换盏。沧海只能做在旁边的白玉身旁。为了避免尴尬,沧海先敬了一杯酒,随后说点无关痛痒的话。原来白玉虽然岁数不大,但是已经结婚生女,女儿现在已经两岁,因为夫妻双方工作比较忙,由孩子的爷爷奶奶带着。沧海感觉白玉话里话外对她老公的事儿似乎有些隐瞒,不过毕竟不是很熟悉,他就没多问。聊天的时间很快,沧海和白玉又喝了二两白酒,此时白玉已经有点醉了,而沧海却因为喝酒的速度慢下来,反而有点清醒了。很快,分管领导宣布宴会到此结束,部门主任簇拥着分管领导向餐馆门外走去,而其他人则自己顾自己。沧海穿好自己的衣服,把几个部门的同事送出包间的门却发现白玉部门的人就剩下一个比较年轻的尹川,他正扶着他们部门的一位喝多的同事。“沧海,帮个忙吧,帮我给白姐叫个出租车,她应该能回家。反正交给你了。”沧海心里骂着被这孙子抓了壮丁,不过也没有什么办法,索性搀着白玉,出了这酒店的门。来到路边,白玉已经双手挽住沧海,头也依靠在沧海的肩膀,两个人的高度真的很合适,现在后面看俨然一对感情非常好的情侣一般。从前面才能看见女方脸色红润,双眼迷离,已经颇有醉态。好不容易才打到一辆车,沧海半扶半抱的把白玉弄上出租车的后座,随后自己也坐在她的旁边。这时候,白玉很自然的把头靠在沧海的肩头,鼓鼓的胸部贴在沧海的手臂上。白玉一只手挽着沧海的胳膊,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搭在沧海的大腿上,距离沧海的凶器非常近,似乎只要车辆晃动一下,白玉的手就可以触碰到沧海的大腿根部。马上就要想入非非的沧海被司机的问话打断,“请问去哪里?”“白姐、白姐,咱们去哪啊?”“嗯~~~~?”白玉拉着长声回答道。沧海又问了一遍。“嗯,去万”“好嘞!”司机一嘴标准的北京口音回答道。既然确定了目的地,沧海也放松了一些。他自己也喝了不少酒,现在也有点迷糊。于是他把头向白玉方向一侧,也比上了眼睛。人在关闭了一种感官以后,其他感官会变得更敏感。沧海闻到了白玉头发上散发出的香味,尽管混合着烟草和饭菜以及一些白酒味道的味道,依然难以掩盖这种高档洗发水或者护发素的味道。沧海甚至听到了白玉因为喝了酒而变得略微粗重的呼吸声,还有灼热的呼吸飘到沧海胸前的感觉。过了不久,司机就对后座的貌似已经睡着的客人大声的喊道“到啦!”这时白玉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但是脸色依然红润,目光依旧迷离。不过已经可以摇摇晃晃的自己走下车,头也不回的向小区大门里走去。沧海付完车费赶忙小跑着追去,现在已经是初冬季节,晚上的风有点冷。喝多了找不到家,在这种天气中冻感冒的人,沧海是见识过的。由于不太熟悉,他现在也不确定白玉能否找到自己的家。白玉虽然有点摇晃,但是看来对于自己家的方向还是比较自信的。沧海在后面跟着,被冷风一吹,忽然有了强烈的尿意。其实他本来吃完饭就要去上厕所的,不过被送白玉的这件事情给耽误了,坐在车上他又觉得下腹有些胀,同时被某人头发的香味和丰满柔软的双乳的触感分了神,现在下车又吹了风,沧海感觉确实有点憋不住了。由于车上刚才暧昧的气氛和憋了尿,沧海下身已经处于半勃起状态。看了前面蹒跚步行的白玉,有四下打量一下没有发现行人,于是沧海快步走过一排停在小区里的汽车,来到小区的围墙旁边,顾不得那么多,他解开裤子开始释放。也许是因为天黑和刚才对周围环境的扫视让沧海并不担心被人发现,也许是由于突然释放的快感,沧海抬起头、闭上了眼睛、长舒一口气。他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扶着抢,肆意的向墙根发射着热热的液体,竟然有了一丝快感。就在他快尿完的时候,忽然他听到旁边一个女生对他说,“好啊,你在我们小区随地大小便”.cc随后,一只手伸了过来,握住了沧海的家伙。除了一脸惊愕的愣在哪里,沧海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眼前白玉一脸调皮的表情,脸颊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兴奋或许因为一只手握着沧海半勃起的阴茎有点害羞,总之这一个表情让沧海心里一动,没想到三十几岁的人还能这么可爱。不过话说回来,只有三十二岁,由于保养好,生孩子比较早,看起来确实只有二十几岁的样子。“还挺大嘛”白玉甩了甩还沾在这越来越粗的肉棒上的液体,随后竟然转过身去,“走!”白玉一边牵着沧海这身体中间突出的东西,一边向着附近的一个单元门走去。到了门前,只见她用手上的门卡一晃,单元门便向一边滑动着打开了。她继续用手控制着沧海,沧海这时候两只手提着裤子在后面小步的跟着。他知道白玉虽然喝多了,但是这么大胆的举动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很清楚。进了电梯,以后,沧海伸手把背对他站着的白玉转过身来,抱在怀里,随后略有点粗暴的吻了上去。他的舌头分开白玉的嘴唇,随后就深入白玉的口中。白玉先是身子一僵,随后也热烈的回吻,同时还不忘一直手在沧海的肉棒上抚摸,而另一只手托在沧海的蛋蛋上轻轻的把玩。沧海的双手也不闲着,他一只手在白玉柔软的乳房上揉捏着,另一只手已经伸向白玉的身后,在她的屁股上用力的捏了一下。白玉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因为有点痛还是因为有点爽。叮咚一声,电梯已经到达了白玉的楼层。“我老公不在家”这一句话包含的信息量好大,已经不用再多说什么。白玉腾出一只手来从包里摸出钥匙开门,另一只手还是牢牢掌控着沧海的下身,这个时候沧海的肉棒已经完全勃起,一根根的血管由于充血都在阴茎上鼓了起来,让整条阴茎看起来有一种充满力量的凶残的感觉。随着防盗门沉重的关上,两个人就如同听到了赛场上的发令枪一样,同时动作起来,嘴唇和嘴唇再次连接起来;舌头和舌头再次扭动着缠在一起;鞋子被胡乱的蹬在地上;离开提拉的手,沧海的裤子被腰带和裤袋中的手机拉扯着坠向地面,落在门口一块不小的地毯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随机又被穿着袜子的脚摆脱。白玉解开上衣的口子,随后把这件精致又干练的女士西装从肩上滑落,露出了里面的圆领羊绒打底衫。沧海的双手从白玉的屁股向上滑动到她的腰上,然后把这件细软的羊绒衣向上推着,白玉配合的举起双手,没想到沧海把衣服拉过白玉的头顶以后就用双手隔着衣服抓住白玉的手腕,此时白玉的头已经被掀起的羊绒衣包裹起来,两只手腕也被沧海控制住。沧海的脸贴向白玉的头,鼻子和鼻子隔着薄薄的羊绒衣互相喷涂着粗重的呼吸,沧海把白玉推到墙边上,然后从脖子开始轻轻的吻着。两个人的动作慢了下来,但是白玉却被这刺激的感觉弄得下身有了一种滑润的感觉。沧海的双手放开白玉的手腕,从她的手臂向下抚摸着,一只手向前来到白玉的胸前,隔着肉色的蕾丝胸罩把玩着白玉的乳房,一只手伸向白玉的身后,手指稍稍一用力,原本紧紧贴在身上的胸罩变得轻松。沧海用手掀开白玉的胸罩,两只丰满的乳房蹦跳着挣脱了束缚。由于白玉身材匀称,在穿着衣服的时候胸部并不显大,另外由于喜欢穿职业套装,女性的特征也并不明显。沧海把玩着这一对绝对有C的双乳,这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个惊喜,他原以为白玉只有B杯,没想到竟然有C而且有向D发展的潜力。随着沧海的揉捏,白玉的乳头挺立起来,沧海开始用舌尖在乳头旁边划着圈,逐渐接近,最终一口将这粉红色的肉凸含在嘴里,时而用力时而轻吮。.cc白玉自己动手脱掉薄羊绒衫,又把解开扣子的胸罩从肩膀上摘下来,把上身完全袒露在沧海这个后备的面前。她的脸由于兴奋和激动涨的通红,双手扶住沧海的头,手指插在沧海的短发之间,来回抚弄着沧海的头发,把这头发玩的蓬乱。沧海的手已经开始向下延伸,解开了白玉的裤子,把裤子退到白玉的脚边,白玉的身上只剩下一条肉色的镶嵌着蕾丝边的薄薄的真丝内裤。沧海的舌头离开乳房,轻轻的一下一下的吻着白玉的身体,从左侧的乳房向右下方一路吻去。白玉感觉自己身体似乎被一个长着吸盘脚的小动物一步一步,从右边绕过肚脐,向着那篇黑色的小森林走去。沧海跪在地上,用鼻子隔着内裤在白玉的三角裤上划着圈,一股女体的香味刺激着他,让原本有些下垂的肉棒再次挺立起来。沧海双手温柔的从大腿两侧伸进内裤里,轻轻地抚摸着白玉圆滚滚的屁股,“白姐姐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尤物啊,白天被衣服遮挡着的身体,晚上竟然如此诱人”沧海心里想着他双手五指张开把白玉的内裤撑起,然后双手缓慢的向下移动,白玉的内裤保持着形状从她的身上退了下来。白玉此时心里已经没有别的想法,只希望自己下面的空虚可以被尽快填补。因为害羞,她此时已经闭起了眼睛。下身更因为这刺激而变得湿漉漉的,连内裤里面都已经有点湿了。白玉的阴毛并不茂盛,颜色也比较浅,由于毛发比较细,让这片草地格外柔软。沧海贪婪的用鼻子吸着里的气味,同时用舌头分开盖在那肉缝前面的软毛,寻找那颗藏在下面的小豆豆。沧海的双手从白玉的脚踝开始向上抚摸,轻轻的抚摸让白玉心里痒痒的,手指划过小腿在膝盖后面的时候,轻轻地挠了一下,同时沧海伸出舌头在白玉的肉缝之间用力的舔了一下。白玉被这突如其来的上下夹击弄得双腿一颤差点就站立不稳,她双手又扶住沧海的头,后背考紧了墙才不至于坐倒在地。沧海的手指继续向上,抚摸到白玉的大腿根部,沧海用两根拇指深入白玉的阴唇两旁,前后交替着抚弄着,同时舌头不停的在白玉的阴蒂上打着转。白玉下身的淫水混合着沧海的口水已经湿润了整个大腿根部,为了让沧海更好地为她服务,她现在大腿分开,尽力的把下身向沧海敞开。见时机成熟,沧海左手伸向白玉的乳房轻轻地揉捏,右手伸出食指分开白玉的肉缝,缓慢的向密洞深处探入。由于充分润滑,几乎没有什么阻力,手指就已经插入。白玉小声的“啊~~~~”随着沧海手指的抽插,白玉有节奏的“嗯~~~~啊~~~~”呼应着沧海的动作。沧海把中指也插入了白玉的肉缝中,被这突然增大的快感惊到的白玉又啊了一声。“你可真会玩啊,沧海,嗯~~~~~~~啊~~~~”沧海用左手拨开阴蒂两遍的花苞,流出一个小小的肉凸,他用舌头卖力的在上面打转,舔弄,同时双手也加快了抽查的速度。.cc白玉只在上大学的时候被当时的男朋友口交过,当时那个毛头小子的技术实在太粗糙,随便舔了几下就草草了事。与自己老公做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享受过老公的服务,所以今天沧海似乎为她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听见白玉的叫声越来越大,沧海知道她快要高潮了,他停止了抽插,开始用食指和中指在白玉的阴道中左右移动,同时用拇指压住阴蒂也不停的随着手指左右移动。沧海站起身来,用左手搂住白玉的肩膀,再次吻上白玉的嘴唇。白玉的呼吸已经变得非常急促,她能够感到沧海的下巴上还沾着自己的淫水和他的口水,现在她顾不上这些,她急迫的希望嘴里可以吸吮什么,面对送上门来的嘴唇,她毫不犹豫的轻轻咬住沧海的下嘴唇并用力的吸吮,同时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白玉脚跟抬起,用脚尖站立,双腿分开膝盖弯曲,用力的把下身向前送。沧海手指在她的蜜穴中滑动发出滋滋的水声,淫水顺着白玉的大腿和沧海的手指不住的向下流。随着一声短促的近乎尖叫的“啊”白玉的两条腿开始不自然的抖动,似乎在无力支撑上身的重量,两条腿用力的夹着沧海,似乎要关闭这通往幸福的小路。“不行...了...我不行了...你玩死我了...啊...”白玉头向后仰着抵住强,胸部向前挺着,两颗乳沟挺立着向前突出,双手扶着沧海的肩膀,手掌向外推着,但是手指却牢牢抓住沧海的肩膀,似乎又舍不得。沧海感到手指似乎被一只小手抓住,同时一股热流从之间流向手掌,随后他放缓了动作,温柔的轻轻的用两根手指在阴道中抽查着。白玉这一次的高潮持续的时间很长,她感到阴道不由自主的在一阵阵收缩,每次收缩的时候,快感就从下身向全身辐射,身上的力气似乎全部用光了。